ฅ(♡ơ ₃ơ)ฅ

【parksborn】FEINT (下)完结

汉阿三:

前们


Hah?Peter有些迟钝的疑惑着,对方没有像之前那样微笑着回应,莫名的就有了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Peter Parker,GreenGoblin让我问你……”Harry揉了揉被吵得疼脑袋,灰蓝色的眸子毫无感情。


什么?Peter一听到GreenGoblin的名字脑海里警铃大作。


“你觉得你的Aunt May有抽到大奖的运气吗?”Harry一字一句落在Peter的耳朵里汇成了一磅炸弹。


“你说什么?!”Peter用蛛丝将Harry拉到自己的眼前,他们凑得那么近,以至于Peter终于发现了对方已经不是Hah,“你是谁?!”


Gwen也是死在这上面的吗?那可真疼。Harry忍住肌肉与骨骼被拉扯带来的痛苦,与Peter对视。


“HarryOsborne”Harry又垂下了眼眸,他逐渐能感觉到一些被剥夺走的情绪。


“他只针对你一个人,不用担心你婶。”Harry从外套口袋里摸出一把匕首,割断了黏在黑色毛衣上的蛛丝。


Peter有些惊又有些喜,但最多的是对自己婶婶的焦急与惶恐,他很想相信眼前的这个人,但是他只剩下AuntMay了,他不敢拿她冒险。却又不好直接告诉对方我不信你,那太残忍了。


“我要出去,Harry”他原本想伸出双手去握住对方的肩头就像握住Hah的一样,但是他没有。Peter尽量使自己的表情更加诚恳。


Harry看着Peter的眸子半响,刚打算开口。熟悉的疼痛伴随着的颤抖,从指尖滋蔓,布满全身。


此刻他明明还在这封闭的幽室,却仿佛身卷黄沙,与千军万马殊死搏斗。怒吼,嘶喊,咆哮……每一次挣扎,每一次攻击,带回来的都是血淋淋的残肢断骸,如此麻木反复,直到自己也变成也被活生生撕扯成血肉模糊的一团,血混着沙,伏地颤抖。


病痛带走了Harry的自我,他痛苦的跪倒在冰冷的地上,甩开外套用带着黑手套的双手撕扯着黑色的高领毛衣,这般撕扯让他可以稍稍转移发病时带来的疼痛。


Peter惊慌失措的看着Harry这一举措,想上前帮忙可Harry大叫着不让他靠近,他心惊胆战的盯着Harry的一举一动。


Peter没见过Harry发病,每每都是被他躲藏的手和无碍的神情所掩盖,他不知道他病那么重了。
Peter可以看见那黑毛衣下陡然耸起的肩胛骨,似乎可以将毛衣刺穿。


怎么可能不心疼?这可是Harry!


衣服的破口之间露出了他白皙的肤色,变异后产生的巨大力量还是撕破了优秀质量的毛衣,在黑色的对比之下,Harry白得惊人。


当高领从Harry身上褪下之后,Harry的上半身完全暴露在Peter的眼前。


泛着珍珠白的细腻肌肤上,Peter留下的红色吻痕尤为明显,特别是胸前两粒四周,简直一片狼藉。


Peter还没来得及反省自己,就看到那两粒以上三四寸锁骨处,布满了绿癍,由锁骨到脖颈占据了一半,与完好的皮肤形成令人寒颤的对比。
Peter一窒,心中的震撼难以用言语表达。


痛苦依旧在蔓延,没有因为失去上衣而有丝毫减缓。


汗珠一颗颗的从额头滚下,流过发红的眼角,流过可怖的伤疤,流过清瘦的脸庞,最终跌落在冰冷的地面上。


Harry牙关紧闭身体可见的抽搐着,疼痛一阵大过一阵,最后的理智也要消失殆尽。Harry咬下了左手的手套,这让Harry的牙根好受了一些,撕咬着,像一只饿极了的野兽。


Peter蓦地生出一种奇怪的愤怒,他觉得Harry受到这种待遇全是因为他,如果当初没有拒绝Harry,如果当初没有对Harry有所隐瞒,如果当初相信Harry就像从前一样….


那Harry会不会就不是现在这样,会不会他就不会成为被掏空了灵魂的皮囊,会不会他就不用受这种苦楚……


他再也忍不住了,眼含着泪一步一步靠近深陷黑暗泥沼的Harry,不顾对方铺天盖地野兽般的撕咬环臂将他圈在自己的怀里。


Harry,对不起。


Peter在流血,他感到了疼痛,Harry锋利的指甲尖锐的牙齿划开了他的紧身衣,耳畔传来粗重的低吼,可他只是将环着Harry的手臂更加收紧,越收紧越疼痛,越疼痛越想收紧。


为什么不让我靠近呢?Harry
因为你不想伤害我


直至感觉得到怀中的人紧绷的身子软了下来,他才慢慢松开禁锢住Harry的鲜血淋漓的双手。


怀中的人脸色惨白,无力地靠在Peter的胸膛,金褐色的头发被汗液浸湿了贴在Harry光洁的额头,半耷拉着眼皮眼神空洞得很,像是在休息又像是失了魂。


Peter颤抖着伸出手,抬起Harry暴露在空气中的左手,放在手心之中轻轻摩挲,像是对待一件稀世珍宝。
良久,他缓缓放下,哆嗦而又缓慢的抓住了Harry戴着手套的右手。
Peter察觉到一直没有反应的Harry在取下手套的瞬间微微抖了一下,Harry在害怕,害怕面对自己的疾病,或者说害怕暴露自己。 


Peter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泪流满面了。
他低头,一个吻落在Harry指尖,原来的Harry拥有的是Peter所遇最适合弹奏钢琴的手了,修长有力,白皙干净,骨节分明。


现在呢?Peter不知道该怎么样形容这样一双手。指尖已经发绿软化布满了野兽才有的粗糙纹路。


在自己还做着超级英雄被世人所感谢爱戴之时,Harry却只能在黑暗中忍受死亡与疾病的折磨。


在自己还做着全是Harry的梦来弥补无法相见的遗憾是,却遗忘了真正的Harry在哪里,在做什么,过得好不好。


Peter已经被自责与内疚所淹没,更加汹涌的是恐惧,恐惧Harry的死亡。


他有一种强烈的冲动,他现在就想回去将血清研究出来,Harry需要它,Harry需要他。


“Harry”Peter感觉自己的伤口已经停止流血开始结痂,他轻抚对方不再畸形的肩胛骨,“我必须出去…”


Harry瞳孔猛的收缩,身体的颤抖比之前更加剧烈一些,可一个呼吸间他就稳定住了自己的情绪。


他还是不信我。


Harry觉得很累,尽管每次发病后他需要很长的时间来恢复体力,但这次不一样,这次累的不仅仅是身体,还有心。


放他走吧,Harry自己对自己说,就算之后的GreenGoblin可能会杀死他,彻底的。


Harry没有抬起头,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话,那是由七八个音组成的。Peter可以确定那不是英语,似乎是某种小语种,他从来没有听过。


没有给他考虑的语种的时间,房间的门打开了。


“Harry?”Peter又惊又喜想说点什么但是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话在喉咙里出不来。


Harry没有从Peter身上爬起来的力气,只能吃力的挪开了压住他胸膛的上身:“走吧。”不要再回来了


Harry一向讨厌离别,不论是有告别还是不告而别离开。原本熟悉的地方来到另一个陌生的世界对他来说就是一个酷刑,但是他却偏偏注定流离失所,辗转在不同的城市,与不同的人擦肩。


在被父亲带走的那几个晚上,Harry有很多的话,相对Peter说,关于他们,关于未来,可是他没有机会,他写了很多信,但终究没有寄出去。


这可能是Peter Parker与Harry Osborne最后一面,可Harry依旧没有对Peter说什么


不要再回来了,Harry心里这么对他说。


Peter扶着门框,深深地看了一眼被自己抱到床上了的Harry最后说了一句就转身离开了。


“我会回来的,一定。”


不!Harry眼睁睁看着Peter的身影消失于视线之中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Peter走出这密封的囚牢之中,来到了隔壁另一个房间,相比之前的囚房这边的房间虽然小但是意外的豪华。


原本只想找到出口的Peter,在路过时顺便拿起放在桌子上的面包,刚好是他喜欢的口味。Peter终于感觉到饿了。


这面包总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味蕾对这个味道十分熟悉。


将包装随手扔进垃圾桶,就匆匆离开了。没有注意到垃圾桶内都是同样的垃圾。
都是来自同一种面包。



Peter开始没日没夜的研制血清。在Peter确认Aunt May真的没有危险与威胁,在旅团中一切安好还要再晚些日子回家之后。


一股脑的将所有的精力都都放在Harry的病上,去他的大英雄!纽约短时间里哪有那么多罪犯可以打击?又不是民风淳朴的哥谭……


自责,深深地自责。


他欺骗了Harry,什么假以时日就可以研究出对应解药,都是假的,为了安慰Harry而编造出来的假话,就像他之前所说“一切都会好起来”一样。


他根本没有研究出多少的进度,在有Harry陪伴的每个夜晚里他过得很惬意,渐渐地就开始懒惰,渐渐地忘记了血清……


可现在,Peter只要闭上眼睛脑海里就不停的出现Harry发病时的情形,带着狰狞的伤疤,畸形的肩胛骨,变异而嶙峋的双手,盘踞在颈间似乎可以吞噬一切绿癍……


Peter一回回地辗转反侧,一次次地梦中惊醒,一遍遍地在心中默念他的名字。


全神贯注地做一件事情时时间总是飞快,Peter又一次察觉到自己的肚子饿了。之前明明被困那么久都没感到饥饿,回家没多少时间就饿得前胸贴后背。只好停一停手中的事,去翻冰箱。



Harry从梦魇中醒来,他庆幸着自己依旧还活着,还能拥有这个身体的控制权,即使很少有机会能使用它。


他的灵魂似乎出窍了,以第三人称的视角漂浮在Green Goblin的上空,注视着被占据了的身体的一举一动。


Green Goblin有着Harry Osborne所有的知识与能力,也有着Harry Osborne不敢触及的疯狂与残忍,这是他最黑暗丑陋的一面,可这样的丑恶却将公司壮大到史无空前。


Green Goblin是Harry的一部分,Harry却不懂他想的是什么。


Green Goblin恨Spider-Man。


Harry能感觉得到胸口流出的恨意,却只能茫然的被仇恨的自己控制,逐渐失去驱使身体的力气。


可Green Goblin又需要着Spider-Man。


Harry记得在那密封的地牢之中,Spider-Man并没有被囚禁,有几个夜晚他们都纠缠在一起。


身体缠在一起不禁毫无美感,只是野兽般粗暴充满疼痛与快意,不仅是发泄还是折磨。


Harry第一次接收到自己被上的记忆后,彻彻底底完完全全被刺激到了,直到Green Goblin用着自己的身体又一次和Spider-Man做,眼睁睁看着自己被上就是折磨,让他无法接受。


Peter知道Harry病了,Harry早知道自己病了。但Peter不知道他自己人格也并不健全,Harry知道。


从前也好,现在也好。


他们是同一种人,一直都是。


上苍让他们相遇连枝同气形影相顾,命运却又奏响了沧桑的离歌。重逢时的欢喜与之后的怀疑隐瞒形成巨大的落差讽刺着被命运玩弄的两人。


命运冥冥之中已注定。


Harry不信命。






没有什么想说的?在那抹红蓝色的身影冲出窗口,Green Goblin问黑暗中的Harry。


等你在上面再说吧。Harry对Green Goblin嗤之以鼻。


Green Goblin有着Harry没有的力量与技巧,却用着他的身体和自己旧友的身体行苟且之事。


Green Goblin没有回应Harry,但是心情却很不错的样子,哼着歌从凌乱的床上起来,需要例行去公司一趟。


夜幕渐渐降临,在Green Goblin终于勉强抗住疼苦睡过去的时候,盘旋在上空的灵魂终于有了动静。


Harry钻回原本属于他的身体里,本以为会遭到Green Goblin的铺天盖地的攻击,但是没有。记忆像是节日里的烟火一般,在脑中争先恐后的爆炸开来,各种变换的记忆开始融合,从前的,现在的,痛苦的,振奋的,最终都化作那双一如既往温暖的琥珀色眼睛,烙印在脑海。


浑身的骨骼都在嘎吱挤压着血脉,仿佛被两面移动的墙所挤压,面色惨白,挥汗如雨。


Harry浑身一阵战栗,身体绷紧着到脚板。
良久之后,那种战栗的痛苦稍稍缓解,他缓缓睁开眼睛。


眼角被汗水浸湿,泪水混着汗水滑下,隐没发鬓。 


被撕成碎片的灵魂,终于再次凝聚。


Harry大口大口地喘息,他仿佛从没这样畅快地呼吸过,像是被困在细小鱼缸里的鱼,此刻终于被放回了大海。 


生命,从未如此之轻。


历经死亡般的战栗,他终于找回了丢失的自己。


各种荒谬的念头与迂腐的思想交织,灼热的岩浆与极寒的冰锥交融上升的小水珠汇成一片海。


是时候做个了断了。







Peter刚打开收音机就被铺天盖地的信息所淹没。


又有不讨喜的家伙想找Spider-Man麻烦,还扬言今晚不出现就大开杀戒。


真麻烦!偏偏是这个时候……Peter看着进行到一半的实验。


只好套上纽约英雄专属服装,从Osborne出来后衣服就报废了,还好有备份。


Peter如约赶到赴会之地,却没有见到一个人。


郊区被废弃的楼房岌岌可危的竖立着,断壁残岩。


Peter明锐的捕捉到不远处传来脚步声,闪身躲到残璧上,留意着渐近的脚步声。


“不用这样了”Harry一身加良战斗服从转角踱步出来,“我的朋友。”


“哇哦,看你的表情好像还在期待什么呢”Harry邪笑看着Peter ,“抱歉让你失望了。”


“Green Goblin……”Peter觉得有些棘手,一想到Harry的身体状况Peter就有些下不了手。


“嗯哼……”Harry挑了挑眉不作否认。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我要你死”话应刚落,暗器贴着Peter快速侧过的脸划过,割破了他的头套。


Harry的攻击如暴风雨般落了下来,Peter一味的躲避惹怒了疯狂的Harry。


“嘿!”Harry扬了扬下巴,Peter顺着他指示的方向看去。


一个女孩,被关在一道铁笼里,她张大了嘴巴大叫着却没有一丝声音。


“你做了什么?!”Peter刚开口,就看见对方扬了扬手中的迷你遥控器,顿时女孩的哭喊充斥着整栋大楼。


“战斗,不然你和她都要死。”Harry又按了一下哭喊声瞬间消失,他得意地笑着,逼着对方动手。


“不!不会的!Harry Osborne是不会伤害无辜的人的。”Peter依旧想说服对方。


Harry漫不经心的神情一顿,冷眼注视着对方,“你哪里来的自信?”


“我了解Harry,他……”


“了解?”Harry收起嘴角打断了Peter的话,神情有些阴翳,“你了解什么?”


“你了解被关在监狱里的生活是什么滋味?你了解每次发病的时候的感受?你了解一直被忽视都没有人关心的感受?”Harry的语速越来越快情绪波动有些厉害,他深吸了一口气稳住了自己的情绪,“你不了解!你永远都不会了解!”


“可能我无法感同身受不了解,但是我是关心你的,我一直关心着Harry!血液我已经研究……”Peter无法接受自己被否定。


“我不再在意这个了!”Harry打断了Peter毫无意义的申辩,“在被关到监狱时,怎么没有见你关心他?在他快要死去时,怎么没有看你关心他?在他被病痛折磨的时候,你怎么就没有关心他?在他快要忘记你的好的时候,你怎么又能出现在他面前?在他下定决心要杀死你的时候,你怎么可以对他说你关心他?你他妈少给我假惺惺了,说什么关心我都是骗人的话,冠冕堂皇,道貌岸然,你这个骗子!!”


Harry说的又快吐字又清楚,像是匕首一刀刀凿进Peter的心脏刺激着他麻木的神经。


Peter知道对方说的没有错,但是他无法面对这样的自己,对自己最好的朋友漠不关心的自己,禽兽不如,毫无感情,所以他的梦里有他,这种各样的他,不同人生的他,看到这样的他们,Peter那无处安放的心才能渐渐的安定下来,寻找归宿。


“怎么不说话了?被我说中了吧!”Harry笑得有些歇斯底里,“你这个懦夫!”


不,不,我不是。Peter无法面对对方的咄咄逼人,抱着头不再面对他。


“不要背对着我!我要你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睛,听我说! ”Harry无法第一时间冲到他身边让他转回来,将飞镖扎在Peter的背上以示警告。


“Harry Osborne,不需要你的关心,他没有别人的关心,不照样活的好好的吗?没有人在乎又怎么样?
你说你在乎他,你关心他?HarryOsborne是你这世界上最好的朋友?哦,那我替他要谢谢你,我的好朋友。”


Harry掰过Peter的身子,他的眼里依旧是那些令Harry讨厌的东西,气急了开始口不择言:“你知不知道,有几次我都快要死去,可是因为想到你,你还活着,还好好的活着,还好好的,给全纽约带来希望。
我就硬生生的熬了过来,从死亡的边缘熬过来。所以我谢谢你啊,让我活着,让我从死亡边缘一次次的走过来,让我活着,为了杀了你,看着你死,眼睁睁的看着你死去,就像你眼睁睁看着我去死一样。” 


 “你给了全纽约人民希望,而我呢?你给我的只有绝望和无尽的痛苦。” Harry发现自己不仅失言了还失态了,趁对方还未察觉,于是硬着头皮露出一个挑衅的笑,继续说下去,“这是Harry的原话。”


“Harry…不…对不起对不起……”Peter有些恍惚,无法接受事实的残酷。


“真好笑,他杀了你的女朋友,你还和他说对不起……”Harry已经无所谓了,一切都将在这个夜晚终结。令Peter痛苦就是他最大的满足。


“你说Gwen?不,她去留学了,她没死”下意识就说出来了,没有经过思考,Peter害怕思考,可他越害怕越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抱歉,抱歉。我忘记你忘记了,可怜的Peter Parker,我们的Key-to-the-City,连面对现实的勇气都没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Harry的眼眶里泛起了泪花。


Peter的脑子快要裂开来了所有的记忆似乎被盖上了一层毛玻璃,隔着玻璃什么也看不清,什么也记不得。只好恶狠狠地瞪着眼前这个人,血液里似乎有什么蠢蠢欲动着想要刺破皮肤暴露在空气中。


“现在,来终结这一切吧,我不想继续这无谓的战斗了,你死或我亡。” Harry冲Peter招了招手,指向被囚禁的无助女孩,“不要砸了你大英雄的招牌。”


Peter的脑子乱极了,心里也闷得紧,心中燃起无名的怒火正需要好好发泄一番,转移被戳穿的局促与尴尬。


一轮真正意义上的战斗上演了。


Harry毫不留情的下手让Peter有些绝望,他不想对他出手。


Peter为了研究逆转细胞增生症已经好几天没合眼了,体力不支精力有限,再加上他贸然前往已经被布置好各种陷阱与炸弹的战场,被对方擒获也不是不可能。


Harry用手背擦掉了嘴角的鲜血,带着胜利者的骄傲姿态走到被束缚住的Peter身边,“你,输了。”


Peter晃了晃受伤而晕乎乎的脑袋企图让自己更加清醒,可剧烈的晃动然而让他觉得更加难受,“还给我。”


眼前的人是那么的遥远,他有着自己最熟悉的容貌,最熟悉的声音,却让他觉得那么寒心。Harry不会…不会再伤害无辜的人的……再?…


“…还给我……”Harry走进血流满面的Peter,企图听清他所说的,“...把Harry…还给我…”


Peter低着头缓缓抬起,眼泪混着血液一同流了下来,用着极其渴求的眼神望着他,就像是十多年前在谈论父亲时候的他一样。


微弱的声音却像是惊雷一般落在Harry的耳边,瞬间的僵硬,却也转瞬即逝。


Harry扯了扯嘴角想露出一个恶毒而又讽刺的笑,可肌肉抽搐着怎么也无法表达出恶毒或讽刺,却像极悲。


Harry大口的呼吸着氧气,后仰起头用一如既往地傲慢神情,脚尖踢了踢快昏过去的Peter。


“嘿”Harry蹲下来,拍了拍对方的脸,揪着棕色的头发让Peter和自己平视,“你没有发现缺了什么吗?”


什么?Peter模糊间看见Harry凑近的脸。


“提示”Harry指了指女孩的方向,笑容有些诡异 “看仔细哦。”


黑暗处,待机着的滑行前段刀刃发出凛凛寒光。


Harry看见Peter溃散的瞳孔瞬间收缩,松弛的身体瞬间紧绷,笑意更重了“提问,我是谁?”


“请谨……”
Peter抑制不住内心涌出的愤怒,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叔叔的教诲一直记在心头。
眼前的这一幕刺激到Peter的神经,他粗暴的吼着“Green Goblin!你要是这么做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Harry的声音戛然而止,收起玩世不恭的微笑。快速的站起身后退到一定距离,满脸戾气的看着Peter扬了扬手中的遥控,按下。


“你还有八秒钟”Harry挑眉看着挣扎的Peter,“我倒是想看看你要怎么不放过我……”


滑行机引擎发出了不可忽视的声音,像是一把在磨石上的刀,霍霍向待宰的猎物。


七…
六…
五……
不愧是Spider-Man,三秒内就可以摆脱自己设计好的束缚。


四…
Harry期待着Peter的下一步…


三……


二……


一……


滑行机毫不留情地按照预订路径冲刺
………………



Peter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打开这个铁笼子的,在危在旦夕的那几秒内他只是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爆发出巨大的力量,居然徒手将铁笼拧开。


在记忆中他从未有过这么强大的力量,仿佛那不是自己拥有的,或者那是一个假象。


在触及哽咽至失声的少女时,眼前的一切似乎有所波动。


就像是在平静的水面投入一颗小石子,泛起层层涟漪,所及都是虚空,就像是那疯狂的世界边缘,那并非是仙境。


瞬间。
Peter突然想起自己小时候被欺负,之后总是想背着Harry偷偷自己擦药,却又总是被Harry第一时间发现。


“不要背对着我!” 每次Harry帮他擦完药,总是用额头抵着他的额头用着不容抗拒的口吻说。那湛蓝色的眸子里只有他的身影,明明是命令却让Peter觉得那么温暖。


不要背对着我……Peter脑海里又出现了这句话。记忆交错间,掌声突兀的响起,Peter错愕的回头……


真不愧是纽约英雄啊,Harry用力地鼓着掌,微笑的倒在血泊之中。


割开的伤口潺潺的流出鲜血。


Peter看着依旧哽咽的女孩投影,哆嗦着嘴唇丧失了思考的能力。


“Har…Harry……”Peter手抖得厉害,一步一步走进被滑行机钉在墙上的Harry,“你是Harry……”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Peter哑着嗓子无法再说出其他,绝望将他淹没。


Peter抱着Harry说不出话,只是眼泪不停的掉。不…不要…不要……Harry……Harry……不要离开我…


“有什么好对不起的”Harry笑了,和Peter记忆中第一次见面时候的笑容一模一样,“不要…再…背对着…我……”
Harry的视线似乎落在Peter身上又像是落在更远的地方。


夜长梦多,
不要想起我。




















我都寂寞多久了还是没好 感觉全世界都在窃窃嘲笑


我能有多骄傲 不堪一击好不好 一碰到你我就被撂倒


明明你也很爱我 没理由爱不到结果 
只要你敢不懦弱 凭什么我们要错过


————


大概
还有个番外


——————
大体就是:


绿魔和蜘蛛侠苟且,P和H相爱相杀
但是是因为绿魔想要证明H在意自己才和蜘蛛侠苟且。
[在密室里P的蜘蛛侠(黑化人格)不饿是因为经常出来和绿魔发生关系有吃东西]


本文原设定是,绿魔是深爱H的,知道H喜欢P,P就是蜘蛛侠,想杀了蜘蛛侠。
同时绿魔获得了H的恨。
H不恨P不救他,而是恨他不信他。


最后是致敬了老蜘蛛侠老绿魔死因,其实H过不去心里的坎,很后悔放任绿魔杀了G,所以…


P梦到无数人格的H,其实是他自己也分裂了无数人格。


因为文笔的原因很多都写不出来。

评论

热度(31)

  1. ฅ(♡ơ ₃ơ)ฅ汉阿三 转载了此文字